欢迎进入昆明市盘龙区人民法院!
当前位置: 首页 > 典型案例 > 民事案例 > 优秀裁判文书-盘龙法院赵鑫-(2017)云0103民初6125号民事判决书

文章检索

请输入关键字

优秀裁判文书-盘龙法院赵鑫-(2017)云0103民初6125号民事判决书

作者:sgb 来源: 本站原创 日期:2019-06-20 浏览:3933 次 [ ]
 

云南省昆明市盘龙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7)0103民初6125

原告:木云清,男,纳西族,1939517日出生,住云南省昆明市。

原告:和德英,女,纳西族,1939714日出生,住云南省昆明市。

原告:和学英,女,纳西族,1969317日出生,住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大理市下关镇。

原告:张斌,男,纳西族,1994510日出生,住云南省昆明市。

以上四原告共同委托代理人:刘文峰,系云南弘石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为特别授权代理。

被告:永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

委托代理人:俞荣荣、杨晓艳,二人系云南宁湖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为特别授权代理。

原告木云清、和德英、和学英、张斌诉被告永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意外伤害保险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89日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于20171113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木云清、和德英、和学英及张斌的共同委托代理人刘文峰、被告永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的委托代理人俞荣荣、杨晓艳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向原告支付身故保险金800000元,丧葬处理保险金20000元,身故遗体送返保险金20000元,合计840000元;2、判令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等费用。事实和理由:2017425日,原告和学英作为投保人,通过深圳市慧择保险经纪有限公司保险经纪人推送的链接为被保险人木文胜投保了被告的众行天下高额户外运动保障方案三保险,其中意外伤害(身故、伤残)保险金额为800000元,丧葬处理保险金额为20000元,身故遗体运返保险金额为20000元。201754日,被保险人木文胜在陕西省秦岭徒步登山旅行时遭遇意外身故。事故发生后,原告向被告申请理赔,被告拒绝赔偿。

被告辩称:在保险合同中明确约定潜水、跳伞、攀岩运动、蹦极驾驶滑翔机以及探险属于高风险运动,不在被告的承保范围内;被保险人自发组织进行鳌太穿越运动并发生事故,而鳌太线路属于无人区,穿越该条线路的活动属于高风险运动,投保人在购买保险时未向保险人履行如实告知的法定义务,因此该事故不属于保险合同约定的保险责任范围,被告不应承担保险责任;在保险购买网页被告采用不同的样式字体和符号颜色履行了对免责条款进行提示和说明的义务,投保人在购买保险时应当明确知晓保险承保的范围,以此可以证明被告已经履行了提示和明确说明的义务。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对有争议的证据和事实,本院认定如下:一、被告第一组证据保险单、《旅游意外伤害保险条款(2015)版》,用于证明双方保险合同约定的内容,以及存在保险责任免除的情形;四原告对保险单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无异议,对《旅游意外伤害保险条款(2015)版》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不认可,认为该条款未在保监会备案,并且对于高风险运动的定义被告应当提出注意和明确提示,所以免责条款对原告没有效力;本院认为,《旅游意外伤害保险条款(2015)版》是否在保监会备案不属于本案审查范围,被告所制定保险条款内容并未违反法律规定,对该证据本院予以采信。  二、被告第二组证据保险购买产品详情页面截图、投保须知页面截图、旅游意外伤害保险条款页面截图、客户告知书页面截图,用于证明投保人在购买保险的过程中对界面载明的“责任免除”内容已经知晓,被告已经履行了合理的告知义务;四原告对保险购买产品详情页面截图、投保须知页面截图、旅游意外伤害保险条款页面截图、客户告知书页面截图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有异议,网页已经修改过,现在已经取消了方案三,不是投保时的页面,而且上面也显示是已经下线了,因为这个保单是不符合保监会的网络销售规定的,而且被告是财险公司却经营了人身保险,所以在保监会是没有备案的,所以现在下线了,而且被告也没有履行回溯的举证义务,原告和学英购买的是方案三,现在的网页已经没有了方案三,低风险的运动包括了远足和登山活动,原告和学英认为是在承保范围的才投的保,被告对于高风险运动是没有进行界定,对于登山和徒步应该是属于低风险的运动,四原告认可保险购买产品详情页面截图和投保须知页面截图,但对证明内容有异议;本院认为,被告提交的页面截图证据,属于目前在售产品的截图,并不能反应原告和学英购买保险产品时的真实情况,本院不认可关联性;四原告对被告提交的保险购买产品详情页面截图和投保须知页面截图予以认可,本院亦予以采信。  三、被告第三组证据鳌山、太白山卫星地图、“鳌太线路”地图及卫星地图、鳌太穿越线路图、视频资料二份,用于证明被保险人木文胜已经违反了免责条款中从事高风险运动的规定,属于保险责任免除的情形;四原告对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有异议,认为该组证据与本案无关;本院认为,该证据系被告单独提取数据,不能证明被保险人木文胜所从事的徒步运动属于免责条款中的高风险运动,对该组证据不予采信。

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2017425日,原告和学英作为投保人,通过深圳市慧择保险经纪有限公司保险经纪人推送的链接为被保险人木文胜投保了被告的众行天下高额户外运动保障方案三保险,其中意外伤害(身故、伤残)保险金额为800000元,丧葬处理保险金额为20000元,身故遗体运返保险金额为20000元。保险期间自201742800:00:00起至20175723:59:59止。201754日,被保险人木文胜在陕西省穿越鳌太线路时,遇到暴风雪发生意外后导致死亡。该事故发生在保险合同期间。

另查明,被保险人木文胜去世后,其法定继承人有原告木云清(父亲)、原告和德英(母亲)、原告和学英(妻子)、原告张斌(儿子)。

本案的争议焦点之一,被告保险公司是否尽到了免责条款的提示、说明义务。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七条第二款规定:“对保险合同中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保险人在订立合同时应当在投保单、保险单或者其他保险凭证上作出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提示,并对该条款的内容以书面或者口头形式向投保人作出明确说明;未作出提示或者明确说明的,该条款不产生效力”,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二条规定:“通过网络、电话等方式订立的保险合同,保险人以网页、音频、视频等形式对免除保险人责任条款予以提示和明确说明的,人民法院可以认定其履行了提示和明确说明义务”。本案中,被告主张已通过网页对免责条款给予投保人明确的说明或提示,但被告仅提交目前在售网页截图证据,未提交投保人投保时网页截图及投保人投保页面轨迹,因此,不能推断投保人已经知晓被告的免责条款,亦不能证明被告尽到说明提示义务,故对被告辩称已尽到免责条款提示、说明义务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本案的争议焦点之二,鳌太线路是否属于被告免责条款中的无人区。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保护区条例》第十二条第二款、第十四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第二十九条的规定,“地方级自然保护区的建立,由自然保护区所在的县、自治县、市、自治州人民政府或者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有关自然保护区评审委员会评审后,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环境保护行政主管部门进行协调并提出审批建议、报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批准,并报国务院环境保护行政主管部门和国务院有关自然保护区行政主管部门备案”、“自然保护区的范围和界线由批准建立自然保护区的人民政府确定,并标明区界,予以公告”、“禁止任何人进入自然保护区的核心....”、“禁止在自然保护区的缓冲区开展旅游和生产经营活动....,由此,无人区的划定需由行政机关进行审批公示,目的在于建立自然保护区,保护自然资源、生态环境,被保险人有理由相信被告免责条款中的无人区与行政机关划定的生态无人区相符合,而本案中并无行政机关对鳌太线路进行过无人区的划定,因此,对被告的免责辩称,本院不予支持。

本案的争议焦点之三,被保险人木文胜从事的活动是被告承保范围的低风险运动,还是免责条款禁止的高风险活动。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五条规定:“保险活动当事人行驶权利、履行义务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七条规定:“保险人在其提供的保险合同格式条款中对非保险术语所作的解释符合专业意义,或者虽不符合专业意义,但有利于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的,人民法院应予认可”,被告主张被保险人木文胜从事探险无人区及攀登海拔三千五百米以上独立山峰,属于从事高风险活动,是保险合同中免责条款所规定的内容,但被告提交的证据不能证明被保险人木文胜所从事的活动与高风险活动相符合;在被告所提交的证据投保须知中载明:“可承保的低风险运动包括远足徒步、登山运动等”,从投保须知中对可承保的低风险运动描述上,符合被保险人木文胜从事的活动,本院认可被保险人木文胜所进行的活动属于被告承保范围,因此,对被告辩称被保险人木文胜从事的是高风险活动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本案的争议焦点之四,被告是否应承担保险责任。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二条规定:“投保人根据合同约定,向保险人支付保险费,保险人对于合同约定的可能发生的事故因其发生造成的财产损失承担赔偿保险金责任,或者当被保险人死亡、伤残、疾病或者达到合同约定的年龄、期限等条件时承担给付保险金责任的商业保险行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除外。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本案中,原告购买被告销售的众行天下高额户外运动保障方案三保险,双方形成保险合同关系,该保险合同合法有效,受法律保护,双方均应按保险合同的约定享有权利,履行义务;四原告在被保险人木文胜发生保险事故后,向被告报险,被告接到报险后应按保险合同的约定履行保险义务、承担保险责任,但被告未到事故现场进行勘查,也未提交证据证明被保险人木文胜死亡之地属于保险合同不承保范围,对此,被告应承担举证不利的后果。四原告作为被保险人木文胜的法定继承人有权向被告主张权利,故对四原告要求被告按《保险单》承保金额理赔意外伤害(身故)保险金800000元、丧葬处理保险金20000元、身故遗体送返保险金20000元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

综上所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二条、第五条、第十七条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二条、第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一十八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永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木云清、和德英、和学英和张斌意外伤害(身故)保险金800000元、丧葬处理保险金20000元、身故遗体送返保险金20000元,共计840000元。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2200元,由被告永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于接到判决书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或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

双方当事人均服判的,本判决即发生法律效力。若负有义务的当事人不自动履行本判决,享有权利的当事人可在本判决规定履行期限届满后法律规定的期限内向本院申请强制执行,申请执行的期间为二年。

               

人民陪审员          

人民陪审员        龙昆英

二○一八年一月十九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