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昆明市盘龙区人民法院!
当前位置: 首页 > 典型案例 > 民事案例 > 优秀裁判文书-盘龙法院谢劲梅-(2017)云0103民初4382号民事判决书

文章检索

请输入关键字

优秀裁判文书-盘龙法院谢劲梅-(2017)云0103民初4382号民事判决书

作者:sgb 来源: 本站原创 日期:2019-06-20 浏览:3788 次 [ ]
 

                                                                                                                                                                                                                                                                                                                                                                                                                                                                                                                                                                                                                                                                                                                                                                                                                                                                                                                                                                                                                                                                                                                                                                                                                                                                                                                                                                                                                                                                                                                                                                                                                                                                                                                 云南省昆明市盘龙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7)云0103民初4382

原告:杨岩松,男,汉族,1969114日出生,住址云南省保山市腾冲县腾越镇秀峰社区泰安小区154号,身份证号533023196901140018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震,云南经典阳光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被告:昆明长青融资担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青公司”),住所昆明市穿金路263号昆明候谷花园D31层商业1-1号、1-2号、1-3号;2层商业2-1号;3层商业3-1号,法定代表人朱开荣。

第三人:丰盛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丰盛公司”),住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甲8号院1号楼1316,法定代表人吴伟亮。

委托诉讼代理人:陆志明,云南大韬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尹航,广东卓信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第三人:深圳市天颂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颂公司”),住所深圳市福田区香蜜湖街道侨香路3028号侨香公馆3B38号办公区,法定代表人黄朝楷。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沛然,北京市金杜(深圳)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吴彦臻,北京市金杜(深圳)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原告诉被告债权人撤销权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623日受理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于2018110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张震、第三人丰盛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陆志明、尹航、第三人天颂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李沛然、吴彦臻到庭参加了诉讼,被告经本院依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本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撤销被告于2015417日将所持有的云南红土航空股份有限公司30%的股份无偿转让给第三人丰盛资本管理有限公司的行为,并确认该30%的股份无偿转让行为归于无效;2、判令撤销第三人丰盛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与第三人深圳天颂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于201655日所签订的《股份转让协议》中关于第三人丰盛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将所持有云南红土航空股份有限公司30%的股份转让给第三人深圳市天颂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协议内容,并确认两名第三人之间的该30%股份的转让行为无效;3、本案的案件受理费由被告承担。事实及理由:201213日至2014625日期间,原告曾多次出借了款项共计6580万元给被告昆明长青融资担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青公司”)的股东及法定代表人朱开荣,所有借款均由长青公司及周彪(系长青公司的另一名股东)向原告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就上述借款,至今尚欠原告本金2580万元未归还。此前,原告针对朱开荣、长青公司及周彪在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案号为(2016)云01民初1207号,朱开荣、长青公司、周彪对上述欠款及担保等事实均予以认可,该案在法院组织下进行了调解,并在《民事调解书》中确定了相应的还款时间、方式等。该《民事调解书》已生效,但此后虽经原告多方催要,朱开荣、长青公司、周彪至今仍未按调解书的内容向原告履行付款义务,经统计,该三名债务人至今应向原告履行的款项高达4090万余元。经原告调查得知,长青公司此前是“云南红土航空股份有限公司”(在云南省工商行政管理局登记注册,社会信用代码:91530000099720584E,以下简称“红土公司”)的股东及发起人,持有红土公司30%的股份,2015417日,长青公司将所持有红土公司30%的股份无偿转让给本案第三人丰盛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丰盛公司”),红土公司就本次股权无偿转让事宜召开了股东大会并形成决议,对红土公司的章程进行了修订备案;201655日,丰盛公司与第三人深圳市天颂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颂公司”)签订了《股份转让协议书》,约定由丰盛公司将所持有红土公司36%的股份(其中包含其从长青公司处无偿受让的红土公司30%的股份)作价6000万元转让给天颂公司,并再次由红土公司召开股东大会形成决议,此后对公司章程进行了修正。朱开荣、长青公司及周彪所欠原告的巨额债务,至今仍未进行任何偿付,给原告造成了极大损失。但是,长青公司将所持有红土公司30%的股份无偿转让给丰盛公司,导致原告的债权无法实现,严重侵犯了原告的合法权益,该股份无偿转让的行为应当被撤销并认定无效。此外,丰盛公司后续将所持有红土公司36%的股份(其中包含从长青公司处无偿受让的30%股份)仅作价6000万元转让给天颂公司,并由此获取暴利。鉴于此前丰盛公司从长青公司处无偿受让的30%股份的行为应当被撤销并归于无效,故其此后将该30%股份再次转让给天颂公司的行为同样应当被依法撤销并归于无效。同时,应当判令长青公司、丰盛公司、天颂公司立即共同到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将该红土公司30%的股份变更登记回转到长青公司名下,使原告对长青公司所拥有的合法债权能得以执行并实现。

被告长青公司未到庭参加诉讼,也未提交书面答辩状。

第三人丰盛公司陈述:原告的诉讼主张于法无据,对法律理解错误,混淆事实,不正当行使权利。1、长青公司与丰盛公司依据2015417日股权转让协议不构成可撤销的处分行为,理由是长青公司为红土公司的发起人和股东,依法负有认购和实缴出资的义务,在长青公司没有实际缴纳出资前,长青公司仅享有股东权中的身份权,不享有财产权,所以长青公司认购30%红土股份的行为,只是获得30%的身份权。长青公司与丰盛公司于2015417日实施股份转让协议时,长青公司尚未缴纳出资义务,丰盛公司于2015425日承继了长青公司的出资义务,并实际向红土公司缴纳1.8亿元出资双方间的协议,双方在字面约定是无偿转让,但丰盛公司支付了对价获得了相对应利益,名为无偿,实为有偿。长青公司在其对红土公司享有所有权益为负值时,因丰盛公司的受让行为取得了免除出资义务和规避商业风险的权利。昆明市官渡区人民法院2017年的4个案件中认定在尚未出资的情况下,不违反常理,并不违反法律规定。原告主张与事实不符,原告不具备合同法第74条债权人撤销权的事实基础。2、长青公司不是第74条所规范的适格的债务人。长青公司不是杨岩松的直接债务人,仅是杨岩松与朱开荣债务关系中的保证人,昆明中院民事调解书的时间不早于2017314日,长青公司承担保证债务,长青公司的股份转让行为发生于2015417日,原告以长青公司在后形成的债务主张撤销长青公司在先发生的债务行为,逻辑混乱。3、长青公司通过2015417日股权转让协议,处分其持有的30%股份行为,没有对原告的债权造成损害。原告债权受偿不能,与长青公司转让股份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理由是长青公司为融资性担保公司,根据云南省人民政府相关规定,设立担保公司其注册资本应当为实缴货币资本。根据长青公司工商信息情况,由昆明合勤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验资报告表明,长青公司的实收资本人民币50600万元,该事实得到了云南省财政厅201449日颁发的融资性经营许可证载明资本50600万元相吻合。根据盘龙区财政局调取的长青公司在20151231日,2015年年度资产负债表、2016年年度资产负债表、2017年四季度负债表,在20151231日,长青公司的净资产为5亿多元。至2015年年末、2016年年末,长青公司的净资产为巨额人民币资产,偿债能力不可能因为没有缴纳的30%空壳股份受到任何减损。因此,原告所主张的由于长青公司转让30%的股份行为导致其债权受损的因果关系,纯属主观臆断。4、长青公司为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股东个人债务提供担保,违反公司法规定,应当依法认定无效。5、原告无权主张撤销丰盛公司与天颂公司于201655日签订的股份转让协议,本案中丰盛公司不是原告的债务人,原告无权依据合同法第74条规定,撤销非自己的债务人与案外人之间的股份转让行为。

第三人天颂公司陈述:1、根据原告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对长青公司享有真实、合法有效的债权,在官渡法院审理的案号为20170111民初977978979980号四个案件中,长青公司明确主张否认其与丰盛公司之间的股权转让协议的效力,因此在本案中原告与被告对于撤销本案股权转让协议,并因此使得股权转让协议归于无效的态度是一致的,原被告双方在本案中根本不存在争议和纠纷,因此本案属于虚假诉讼,根据合同法第74条,原告主张撤销权的前提是他对长青公司享有合法有效的债权。2、原告提交的民事调解书仅能证明其与朱开荣、周彪、长青公司在2017314日就还款事项达成合议,并不能证明在2015417日股权转让协议签署时,原告对长青公司享有真实合法有效的债权。根据原告与朱开荣签署于20141125日的借款合同,借款合同约定的借款期限是从20141125日到20141224日,但是原告主张的借款支付时间发生在2012年到2014年之间,全部6580万元的付款是由14笔琐碎付款组成,且收款的自然人也不是借款合同约定的收款人,因此原告提供的付款凭证与合同约定严重不符,该做法严重不符合常理。考虑到长青公司在本案中的立场基本一致,因此,不排除原告所主张的债权是原被告之间捏造出来的可能。3、长青公司将涉案股权转让给丰盛公司,并不属于无偿转让,且不会损害到长青公司债权人的权利,不应撤销长青公司与丰盛公司之间的股权转让行为。2015417日,长青公司与丰盛公司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约定长青公司将其在红土公司认缴的全部股权1.8亿元人民币转让给丰盛公司,协议签订时包括长青公司在内的全部发起人均未向红土公司实缴任何注册资本,丰盛公司在购买涉案股权后,于2015624日以股东身份向红土公司实缴出资人民币2.7亿元,转账凭证备注为投资款,这其中1.8亿元为针对本案涉案股权的出资,因此,丰盛公司实际取得本案涉案股权是以支付1.8亿元注册资本金为代价,根本不是无偿转让。红土公司在股权转让协议签署时,其发起人对其没有任何注册资本金投入,因此,丰盛公司在承担1.8亿元出资义务的情况下,以零对价受让长青公司认缴股权是合理的。同时,根据向云南财政厅及盘龙区财政局调取的长青公司备案的资产负债表、利润及利润分配表,其中2015年年初长青公司的所有者权益,合计为54800万余元,到年末,其所有者权益合计为54700万元,2015417日发生的股权转让行为并没有造成长青公司净资产减少,不对其债权人造成损害。再根据长青公司在2017930日向财政部门备案的资产负债表,其截止2017930日的所有者权益,仍有人民币52400万元,货币资金7300多万元,完全足以清偿债务。更进一步说明,2015年的股权转让行为不会侵害到长青公司债权人的利益。4、丰盛公司与天颂公司均不是原告的债务人,原告无权请求撤销二者之间的交易。根据合同法74条规定,债权人有权请求法院撤销的是且仅能是债务人放弃到期债权无偿转让财产、或者以明显不合理低价转让财产,并且对债权人造成损害的行为,本案中丰盛公司与天颂公司均不是原告的债务人,因此原告请求撤销二者股权转让行为没有任何法律、事实依据,应当予以驳回。此外,需要着重说明的是,天颂公司从丰盛公司名下受让的红土公告股份后,经股东大会决议,登记公司股东名册、办理工商备案手续及经过民航西南局行政许可审批同意,天颂公司已经是红土公司合法有效股东,持股比例为56%,自天颂公司成为红土公司的股东后,天颂公司通过提供股东借款等形式,为红土公司提供了数亿元的资金支持,并参与了公司的治理,包括修改公司章程、委派法定代表人、任命董事等,时至今日,红土公司已经在天颂公司及后续股东的辛苦经营、管理下取得经营许可证,股权价值发生了质的飞跃,原告起诉要求撤销丰盛公司与天颂公司的股权转让行为,是试图掠夺丰盛公司、天颂公司等对红土公司的巨大投入和付出,不应得到支持。

原告为证明其诉讼主张提交了如下证据:

第一组:1、身份证复印件、企业营业执照复印件、企业信用信息表等一组,证明本案被告及两名第三人的主体身份情况;

第二组:(2016)云01民初1207号《民事调解书》,证明201231日至2014625日期间,原告共出借6580万元给朱开荣(系本案被告的股东及法定代表人,以下简称长青公司),至今尚欠原告借款本金2580万元未还,该笔借款由长青公司及该公司另一股东周彪承担连带担保责任。因该笔借款本息一直未还清,故原告此前针对朱开荣、长青公司、周彪提起诉讼,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调解书,确认了原告对长青公司所享有的该笔债权,但至今原告的该笔债权未得到任何偿还。经统计,截止20171231日,原告的债权金额为借款本金2580万元、利息1238.4万元,案件受理费85644.93元、保全费5000元、保全担保费5万元。合计债权金额388324644.93元。此后债务人还应继续承担自201811日起至实际还清欠款之日止,以欠款本金2580万元为基数、按月利率2%计算的利息;

第三组:1、内资企业登记基本情况表,证明云南红土航空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红土公司”)成立于2014416日,注册资金6亿元,被告长青公司是红土公司的股东及发起人;

2、云南红土航空股份有限公司章程,证明红土公司2014320日的《章程》中载明:长青公司作为红土公司的股东及发起人,出资金额1.8亿元,出资比例为30%;此外,公司发起人持有的公司股票,自公司成立之日起三年内不得转让;

3、企业名称预先核准通知书,证明长青公司作为红土公司的股东及发起人,投资额为1.8亿元,投资比例为30%

4、云南红土航空股份有限公司股东大会决议,证明2015417日,红土公司召开股东大会,同意长青公司将其所持有红土公司1.8亿元的全部股权无偿转让给第三人“丰盛资本管理有限公司”(简称“丰盛公司”);

5、云南红土航空股份有限公司章程修订稿,证明在上述股东大会决议后,红土公司股东对《章程》进行了修订,丰盛公司在无偿取得长青公司及另一股东所持有红土公司的股份,作为红土公司的股东,持有红土公司45%的股份(投资金额为2.7亿元);

6、股份转让协议书,证明201655日,丰盛资本与第三人“深圳市天颂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简称“天颂公司”)签订本协议,约定:由丰盛公司将其持有红土公司36%的股份(投资金额为2.16亿元)作价6000万元转让给天颂公司,该笔股份转让金应于协议签署当日付清;

7、云南红土航空股份有限公司章程修正案,证明在签订上述协议后,红土公司对章程再次进行修订,天颂公司作为红土公司的股东,认缴出资额为3.36亿元,持股比例为56%

第三人丰盛公司质证认为:第一组证据认可;第二组真实性认可,合法性无法判断,关联性不认可,因为只是确认了长青公司在2017314日以后对原告负有保证债务,从这点看,此证据与本案无关联性;第三组证据145三性认可,证据2真实性合法性认可,关联性不认可,证据367真实性合法性认可,7关联性不认可。

第三人天颂公司质证认为:第一组真实性合法性认可,被告的营业执照说明2014521日长青公司的注册资本为50600万元;第二组真实性认可,但该调解书没有任何法院的事实认定,法院仅确认了该案争议双方在2017年自愿达成协议,不能用来作为证明本案中行使撤销权的主张;对第三组证据真实性认可,但云南红土航空股份有限公司章程进行过修改,本案的第三人都不是原告的债务人,股权转让协议是丰盛公司与天颂公司真实意思的表示,原告无权对合同约定内容提出质疑。

第三人丰盛公司提交如下证据:

1、昆明长青融资担保有限公司《验资报告》(来源于工商内档);

2、融资性担保机构经营许可证;(来源于工商内档);

证据1-2证明由昆明合勤会计师事务所于201457日出具的《验资报告》表明,长青公司的实缴注册资本为50600万元;长青公司的履债能力不会因2015417日的股份转让行为受到减损;

3、平安银行回单,证明2015417日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不是无偿转让。2015624日将投资款2.7亿元汇入红土公司,其中1.8亿元是受让长青公司后,丰盛公司以股东身份做出的出资行为;

4、经法院调取的长青公司于2015年、2016年、2017年向金融监管部门提交备案的资产负债表,表明昆明长青融资担保公司在2015年度、2016年度、2017年度的净资产均在5亿元以上,证明长青公司清偿债务的能力,没有受到股份转让行为的任何影响。

原告质证认为:证据123真实性没有异议,合法性、关联性、证明目的不认可,因和被告在诸多案件中的债务得不到清偿的事实均不符合,资产负债表不应视为对被告资本保全、偿债能力、持续经营能力的保证;银行回单记载的款项发生在2015624日,股份转让是在2015417日,股份转让应当是支付给债务人被告,但丰盛公司投资红土公司2.7亿元,与本案无关。

第三人天颂公司质证认为:对三组证据的三性、证明目的认可。

第三人天颂公司提交如下证据:

1、被告与丰盛公司关于云南红土航空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红土航空”)股权18000万元的《股权转让协议》,证明被告将红土航空30%的股份(对应注册资本18000万元,下称“涉案标的股份”)转让给丰盛公司;

2、业务回单(收付款通知),证明针对涉案标的的股份的实缴注册资本,直到2015624日才由丰盛公司完成。被告在2015417日出让涉案标的股份时,根本没有对红土航空出资。因此,被告无偿取得被告出让的涉案标的股份是合理的;

3、确认函,证明被告向天颂公司确认,其作为发起人所持有的红土航空30%的股份已实际转让,不再享有红土航空任何股东权益;

4、股权转让协议书;

5、黄朝楷通过兴业银行向丰盛公司支付6000万元股份转让款的《网上转账受理单》;

6、丰盛公司《收款确认书》;

证据4-6证明天颂公司向丰盛公司受让红土航空36%的股份,并按照协议约定支付了股份转让款;

7、《云南红土航空股份有限公司股东大会决议》(编号:股-2016-01);

8201655日《云南红土航空股份有限公司股东名册》;

证据7-8证明红土航空36%的股份已经实际过户到天颂公司名下;

9、《民用航空准许行政许可决定书》(编号:西南法规许可字【201605号);

证明民航西南地区管理局经过审查,出具许可决议上,对红土航空现有的股权结构进行确认。经确认,天颂公司持有红土航空56%的股份(包括本案涉案标的股份);

10、揭阳市深昌盛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昌盛公司”)通过平安银行向红土航空支付1200万元的业务回单(收付款通知);

11、揭阳市广深合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广深合公司”)通过平安银行向红土航空支付2700万元的业务回单(收付款通知);

12、黄朝楷通过兴业银行向红土航空支付100万元的网上转账受理单;

13、黄茂斌与红土航空《借款合同》;

14、红土航空向黄茂斌出具关于3亿元的《借款收据》;

15、红土航空向黄茂斌出具关于5000万元的《借款收据》;

16、黄朝楷向红土航空转账3亿元的转账凭证(14份);

17、黄朝楷向红土航空转账5000万元的转账凭证(3份);

证据10-17证明天颂公司在成为红土航空的股东后,为了支持红土航空的发展,先后通过直接投入、股东借款等方式,为红土航空提供人民币数亿元的资金支持;

182016819日《公司登记(备案)申请书》,证明天颂公司成为红土航空的股东后,以股东身份参与了红土航空的公司治理,包括参与修改公司章程,将黄茂斌变更为法定代表人,并任命天颂公司法定代表人黄朝楷为红土航空董事等;

19、经营许可证,证明在被告出让了涉案标的股份后,红土航空后续的历任股东经过辛苦经营,从而使得红土航空取得了《经营许可证》,公司的价值发生了质的飞跃。本案原告提起诉讼撤销股份转让行为,是对丰盛公司、天颂公司等股东在此期间的巨大投入的掠夺。

原告质证认为:证据1,三性认可,2015417日被告长青公司把红土航空1.8亿元股份无偿转让给丰盛公司;证据22015628日丰盛资本投资了2.7亿元给红土航空,与本案无关;证据3,三性不认可,其中内容被告整体股份转让给丰盛及案外人,与客观事实矛盾;证据 4,三性认可,证明目的不认可,长青公司作为红土公司的原始股东和发起人,将价值1.8亿元30%的股份作价6000万元给天颂公司,不符合常理,天颂公司获取了非法高额利益,损害到原告的权益;证据5,真实性合法性认可,关联性、证明目的不认可,黄朝楷转账给红土公司与天颂公司无关;证据6,三性不认可,是两个第三人之间编制出的,并没有原始的按照合同约定的交易凭证;证据789三性认可,红土公司最初的股东和发起人长青公司,出资1.8亿元占30%股份,后丰盛公司占股45%,包括从长青公司处获得的30%股份,是无偿取得的;证据10-17,对形式上的真实性认可,但与本案无关,合法性无法发表意见,真实性不认可。是不同主体之间的法律关系。证据1819,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关联性和证明目的不认可。天颂公司参与红土公司的治理,与本案无关。

第三人丰盛公司对第三人天颂公司提供的证据进行质证认为:证据123三性认可;证据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原告无权主张撤销第三人丰盛公司、天颂公司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因上述4-19的证据在官渡区人民法院股东资格确认一案中,已经做为证据提交,并得到法庭采用,故对真实性、合法性认可,关联性不认可,但这些证据证明了天颂公司从丰盛公司处受让36%股份时的真实意思,原告主张于法无据。

本院认为:当事人对于自己所主张的事实都有义务提交证据加以证实。任何一项证据要成为定案依据,必须具备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三个特征。对于原告的第一组证据为证明当事人的主体资格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第二组证据的《调解书》被告对原告存在保证之债,在两名第三人不能证明债权债务虚假的情况下,对于该份证据本院予以确认;第三组证据主要为红土公司的基本情况,与本案具有关联性本院予以确认,其证明内容本院将予以综合评判。对于第三人丰盛公司的证据12本院予以确认,证据3可以反映出第三人向红土公司出资的情况,但对于证明目的,本院将予综合评判。对于第三人天颂公司的证据1与原告所提交的证据内容具有一致性,本院予以确认,证据23456可以证明天颂公司向红土公司出资的情况,本院予以确认,证据78到庭其余当事人认可三性,本院予以确认,证据910111213141516缺乏与本案的关联性,本院不予确认。

经审理,本院依法确认如下法律事实:

2017314日原告、朱某、被告、周某达成如下调解协议: 1、确认至2017314日,朱某尚欠原告借款2580万元;2、上述款项由朱某、周某、被告连带偿还……;(同时约定了还款期限、利息及诉讼费的负担)。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6)云01民初1207号《民事调解书》。

被告原是“云南红土航空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红土公司”)的股东及发起人,持有红土公司30%的股份。2015417日,红土公司作出《股东大会决议》同意原股东昆明长青融资担保有限公司向丰盛资本管理有限公司转让其全部股权,其他股东放弃优先购买权。当日被告长青公司同第三人丰盛公司签订《云南红土航空股份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协议》由被告长青公司将其在红土公司认缴的全部股权1.8亿元人民币无偿转让给第三人丰盛公司。2015624日第三人丰盛公司向红土公司转款2.7亿元。

201655日,第三人丰盛公司与第三人天颂公司签订了《股份转让协议书》,约定由丰盛公司将所持有红土公司36%的股份(其中包含其从长青公司处无偿受让的红土公司30%的股份)作价6000万元转让给天颂公司,并再次由红土公司召开股东大会形成决议,此后对公司章程进行了修正。当日,第三人丰盛公司向第三人天颂公司支付了该6000万元。

本院认为:本案的主要争议焦点在于:原告是否有权主张撤销被告与他人间的转让行为?被告是否无偿转让财产?被告与第三人间的股份转让行为是否损害了原告的债权?被告同第三人丰盛公司及第三人丰盛公司同第三人天颂公司的股份转让协议是否应当予以撤销?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七十四条规定:“因债务人放弃其到期债权或者无偿转让财产,对债权人造成损害的,债权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撤销债务人的行为。”

关于原告是否有权对被告提出撤销转让行为之主张的问题,第三人对原告同被告间是否存在真实的债权债务关系以及被告是否为适格的债务人存在异议。本案中原告依据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6)云01民初1207号《民事调解书》提出债权人撤销权之诉,第三人虽对该笔债权提出质疑,但在不能证明上述债权虚假的情况下,对于第三人的主张,本院不予采纳。关于第三人认为被告并非适格的债务人的反驳,本院认为,被告基于上述债权债务关系中的担保人身份,与债务人承担连带还款责任,其与原告形成担保之债,被告应为适格的债务人。

关于被告是否存在无偿转让财产的行为的问题,关键在于其将持有的红土公司的股份转让给第三人丰盛公司是否无偿。判断交易行为是有偿或者无偿应当审查交易的双方是否支付了对价。本案中被告同第三人丰盛公司签订的《云南红土航空股份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协议》明确约定由被告长青公司将其在红土公司认缴的全部股权18000万元人民币无偿转让给第三人丰盛公司,我国《公司法》所确立的注册资本出资模式为认缴资本制,被告在进行股份转让时尚未足额出资并不违反法律的规定,而第三人丰盛公司在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后向红土公司转款18000万元实为股东根据公司章程的规定向公司支付出资款履行出资义务。就被告同该第三人间的股份转让行为而言并未支付对价或者额外附加价值,第三人对受让的股份出资仅是针对公司而非针对出让方,因此,被告对第三人丰盛公司转让股份应属于无偿。

关于被告转让财产的行为是否对债权人造成损害的问题。根据被告2015年至2017年的资产负债表,可以反映出发生于2015417日的股权转让并未对被告的资产状况造成实质性影响。也并不当然导致被告不能履行对原告的债务,原告的债权不能得以实现与被告同第三人丰盛公司的股权转让行为无直接因果关系。故对于原告要求撤销被告同第三人丰盛公司的股权转让行为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相应地,对于第三人丰盛公司同第三人天颂公司的股权转让协议,在不违反法律的情况下应属有效。在前述股权转让行为不存在可以撤销的情形下,原告无权主张撤销两名第三人间的股权转让协议。故对于原告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据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四条、第七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二十八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一十八条、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杨岩松的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00元由原告承担。

双方当事人均服判决的,本判决送达后即具有法律效力,若负有义务的当事人不自动履行本判决,享有权利的当事人可在本判决规定履行期限届满后法律规定的期限内向本院申请执行。申请执行的期间为二年。

审  判  长   谢劲梅

人 民 陪 审 员   杨继炜

人 民 陪 审 员   杜 芸

一八年四月十六日

书  记  员   张 熙